中国式公共管理的“三维两重困境”
三个维度的问题构成了我国公共办理中的两重窘境:政府密布与官僚制供给缺少之间的窘境,以及官僚制供给缺少与官僚主义盛行之间的窘境。本年两会审议经过的《国务院安排变革和功能改变计划》,再一次将人们的目光招引到了国家行政体制变革。30多年来,我国已阅历了屡次以政府安排和人员精简为首要内容的政府安排变革,但成果好像总是不及人们的预期。近年来,政府安排变革常被抽象地冠以大部制变革,常见的我国政府安排数量与国际其他首要国家政府安排数量之间的比较,好像也蕴含着这样的考虑逻辑,即更少的部分数量意味着更好的功能协谐和更高的行政功率。事实上,安排变革仅仅内在更为丰厚的行政变革的一个方面,关于人们等待中的一个功能和谐、功率更高的政府而言,其重要性和有效性或许还不及对安排中的人及其相关准则的重视。不仅如此,国际范围内盛行的变革言论和观念气氛,更凸显了我国公共办理所面对的特有问题或窘境。新公共办理与毁誉参半的官僚制官僚制是现代政府的中心,现代社会正是依靠建立在合法权利基础上、根据正式规矩、以理性方法安排起来的官僚制而日益现代化。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一场新公共办理运动席卷西方国际,在学术界和政策界发生了广泛而深入的影响,至今连绵不停。在这场运动中所发生的许多理论和观念,如政府再造、摒弃官僚制等,更引发了非西方学术界的空前热心和变革政府安排的激动心情,并在事实上不同程度地成为影响国际各国政府变革的重要理论根据和观念来历,而承载侧重要公共办理功能的官僚安排,更在现在各国遍及盛行的偏执的反政府心情中,成为人们宣泄各种不满心情的众矢之的。1764年,今日为人们所熟知的用以表达官僚和官僚制的bureaucracy一词,在法国第一次运用,专指一种由官员来描绘和界定的新的政府安排形式。这以后,这一术语很快传到了意大利(burocrazia)、德国(Bürokratie)和英国,其传达轨道正表现了当时处于民族国家开展前期阶段的欧洲各国国家办理的实际需求。现代官僚制经马克斯·韦伯的分析而成为一个重要的理论和一种政府安排形式,也作为今世社会的一种根本安排形式而为企业和其他部分所选用,理性、中立、专业化、工作精力等官僚制特质,更成为现代社会安排的优异基因。现代文官准则便是一种典型的官僚制。英国于1855年最早创立了文官准则,并因其最接近韦伯的抱负类型的官僚制而成为文官准则的模范。在尔后长达100多年里,官僚制因其关于经济社会开展的积极意义而成为解说发达国家经济与社会开展的一个重要变量。20世纪70年代,随同发达国家经济陷于滞胀,各国在寻求经济变革的一起,开端反思其行政办理形式。当时,经济领域中盛行的私有化和商场取向也主导了人们关于行政办理形式的遍及考虑。官僚制潜在的保存、磨蹭、缺少功率、被练习的无能等特征,及其绝缘于社会、中立、按规矩就事以及不同部分之间的阻隔等特征,与作为职责政府首要特质的回应性、创造性、代表性、和谐性等相悖,使它成为大张旗鼓的新公共办理运动的重要方针,而摒弃官僚制则成为这场运动中一个最嘹亮的标语。殷实国家的一起实质决议了变革的特色。新公共办理重视不同国家公共部分变革的相似性,而商场更被看作履行公共政策的模范。其间,无论是英国以商场为取向的撒切尔主义公共办理新思想,仍是表现出激烈的新泰勒主义倾向的美国里根政府的变革,都将官僚制自身作为变革的要点,而这以后历届政府也连续了相同的变革思想。这些变革在很大程度上更新了人们关于政府办理的传统观念,并在政治与行政联系中注入了新的了解和阐释,而人们关于官僚制的情感、了解和点评也因之变得含糊、消沉和杂乱。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阅览全文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